记忆东丽

新五村

    发布时间:2019-05-13        

村情简介:新五村,“文革”时曾更名红光村。有321户,971人,耕地面积976亩。位于街道办事处东0.5公里,津塘公路十号桥两侧。东与滨海新区接壤,西至官房村,南隔津塘公路与李庄子为邻,北至京山铁路。2008年,启动拆迁工作,村民们统一搬迁到无瑕花园春霞里居住。

村名的由来

新五村未被开发之前,是一片广阔的洼地。这里靠近海河,水资源丰富,但一直人烟稀少,无人开垦。1916年,此地只有几户人家。直到20世纪30年代新五村地区还是成片的荒地。抗日战争爆发,日军占领大发3D后,四处考察,企图建立粮食补给基地。日本人来到新五村后,见此地水源充足,土地广阔,稍加平整改造就能利用,十分适合种植水稻,于是将此地并入开源农场,起名官地,负责给日本军队和移民种植水稻。为了解决劳动力缺乏问题,日本人强迫附近村庄的村民到农场劳作,这些村民后来在此地定居,成为新五村的居民。

在开源农场中,日本人将土地从南到北依次划分为一至五区,其中新五村属于五区,在抗战胜利后虽然开源农场被国家收回,村民们再也不用为日本人在农场劳作,但为了方便,村民们仍然习惯将这里称为五区,一直没有一个正式的名称。直到1948年12月此地解放后,为了新时代村庄有个新气象,首任村党支部书记刘凤桐将村名定为新五村,一直沿用至今。

注:1996年版《东丽区志》载,新五村为1916年建村。  

讲述人:赵连起,72岁     

刘泉祥,69岁      

整理人:陈   金       

鬼子征粮横征暴敛,机智村民偷梁换柱

日本侵华时期,新五村被日军占领作为生产稻米的基地,日本人在农场中从种植到运输、销售等环节都严格进行把控。水稻收割后被日本人全部拉走,老百姓不允许吃,如果被发现家里有稻米就要治罪。日侵略军给村民们配杂粮吃,提倡食用“代用食粮”,所谓的“代用食粮”实际是以粮库里积存多年早已霉烂变质的土粮为主,掺杂些带有泥沙的糠麸、豆饼及喂牲畜的饲料之后,磨制成又苦又辣又牙碜的“混合面”。这种“混合面”不但难以下咽,成年人吃后难以消化,老弱妇孺吃了更是经常会引发疾病。

每到水稻收获的季节,村民们看着饱满的稻穗,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挥洒汗水种植出来的水稻都要上交给这些小鬼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大家盘算着要想个办法解决村民的吃饭问题。

又到了日本人巡视农场的日子。几个日本人看着即将丰收的稻田和在田里为他们劳动的村民,似乎一切正常,他们给每户都卸下了一些化肥,让随行的翻译官告诉村民们要认真给稻田施肥,种好水稻,“皇军”大大有赏。村民们都顺服地答应着,只是请求能够让他们种一小块高粱玉米之类的粗粮补贴家用。日本人考虑到自己也不吃粗粮,这样又能省些“代用食粮”,就答应了村民们的要求。

没多久,农场边缘的空地上被村民们开垦种上了高粱、玉米。日子一天天过去,到了收获稻子的季节,日本人却发现农场的水稻不如之前长势好,而村民们中的高粱却是长势喜人。他们派人去查看是不是村民们有怠工的行为,却发现村民们仍是和往常一样在稻田辛勤的劳动,只是下工后才去照顾自家的高粱玉米,并没有什么违规之处。日本人后来又找了个农业专家来查看,仍然是一无所获。村民们看到日本人无奈的样子,都不禁在心里暗暗发笑,心说要是你们能查出来才怪呢!

原来,村民们去稻地里施肥的时候,篮子里只有最上面一层是真正的化肥,下面都是黄土,日本监工站在远处望去,根本发现不了村民们施肥时的把戏。而剩余的化肥都被村民们趁着晚上悄悄用到了自家的高粱、玉米地里,给日本人上演了一出偷梁换柱。村民们正是靠着这些用日本化肥培养出来的粗粮,度过了那段黑暗的岁月,坚持到抗日战争的胜利。

讲述人:赵连起,72岁     

刘泉祥,69岁      

整理人:胡民东       

致富带头人张金海

20世纪90年代是新五村五分六合历程中一个特殊的时期,在此期间,新五村的经济实现了腾飞,步入了五分六合的快车道,在众多村庄中脱颖而出,成为大发3D东郊的一颗璀璨明珠。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以张金海为代表的村集体的正确领导。

当时,张金海(1950年生)任村党支部副书记,新五村在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头十年后,原本被压抑的个人积极性得到了释放,生产力获得很大提高,可是庄稼产量在达到一定程度后,再依靠人力很难有更大的提高。村子的五分六合遇到瓶颈,究竟要向何处五分六合,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张金海的脑海里,是像其他一些村一样将剩下的集体产业分给每家每户,让村民们自由五分六合;还是以集体产业为基础,发挥集体经济的优越性,使大家协调五分六合,张金海一时拿不定主意。

对于这件事关村庄未来的大事,张金海并没有急于做出判断,而是认真思考了新五村五分六合的各种优劣条件。新五村靠近津塘公路,地理位置较好,交通方便,但是人口和土地资源有限,难以五分六合大规模的农业机械化经营。经过反复斟酌,张金海认为如果仅简单地把村集体产业分给村民,干部们五分六合村庄经济的压力是减轻了,可是这样一来每户分得的东西有限,对经济五分六合起不到促进作用。如果保留集体产业,充分利用新五村便利的交通条件,五分六合运输或者进行招商引资,对整个村子和全体村民的帮助会很大。张金海将自己的想法公布后,不仅在村民中间反响寥寥,甚至在村干部们之间也没有达成共识。一些人认为新五村应该和大多数村一样,每家每户分开单干,彻底与过去的五分六合模式告别,而另一些人则担心五分六合集体经济时,村干部们能否做到廉洁自律,对五分六合前景没有信心。

针对这种情况,张金海首先统一村里干部们的思想,向大家反复讲解那些他考虑过无数次的问题,不厌其烦的进行两种五分六合模式的比较,终于得到了村干部们的认可。针对村民的质疑,在向他们解释的同时,更注重用事实说话。村领导班子在深思熟虑后,首先利用交通优势在村里的集体土地上五分六合厂房租赁,他们同来华扩展业务的韩资企业展开洽谈,最终双方达成租赁协议,村里获得了远超之前的收入。看到实惠的村民们逐渐改变了之前的观念,认识到集体经济的优越性,大家都从心底里对这种模式产生认同感,最终一致同意扩大规模,利用集体土地建更多的厂房租赁出去。

依靠厂房租赁获得的这些收入,每年都有合同保证,利用这笔资金,村里为村民们改善了生活居住条件,还给每户发放了补贴。就这样,以张金海为代表的老一届村领导集体先后带领村民们五分六合了厂房租赁、土地租赁等不同形式的集体经济,使新五村在90年代实现了新的跨越。

如今,新五村的年集体收入达到近两千多万元,并建有村民学校、文体活动室、图书室等设施,先后获得一分11选5文明村、一分11选5民主法治示范村、一分11选5十大名乡村(居)等荣誉称号。

讲述人:刘泉祥,69岁     

董海春,49岁  

整理人:胡民东    

热点新闻